决战莱比锡:阎京生解读拿破仑风云

莱比锡战役的奥军指挥官是卡尔·菲利普·施瓦岑贝格亲王,他的直系后代卡尔六世曾经在2006年和2010年两度出任捷克外交部长。这个家族虽然是德意志人,但是对捷克保持了极其高的忠诚度,德国吞并捷克后拒绝向纳粹效忠,家族领袖阿道夫亲王流亡美国,继任者海因里希亲王被盖世太保逮捕,关入集中营。

说说法军阵营,1812年冬天拿破仑远征俄国失败,让缪拉带着残兵败将留在波兰的波兹南地区,自己回国组建新军。1813年4月,他就在法国重新拉起20万人大军带回德国,去跟旧部会合。但是这批军人在训练方面不行,也缺乏作战经验。即使这样,法军还是在5月2日吕岑会战打伤了沙恩霍斯特(后因伤口感染死亡),在包岑会战错过了歼灭惠灵顿的机会。之后法军从6月到8月休整两个月,8月12日奥地利对法国宣战,加入第六次反法同盟。8月26-27日德累斯顿会战之后,法军被压在德累斯顿-莱比锡地区,反法联军随后发起强大的正面进攻,迎来了莱比锡会战。

莱比锡之败,并没有让拿破仑屈服。10月19日拿破仑在莱比锡会战失败后,反法同盟在11月8日提出和平条件,主要是恢复法国的阿尔卑斯山-莱茵河边界,但是遭拿破仑拒绝。反法联军在12月1日决定入侵法国。此时尚属于法国的尼德兰地区发生暴动,拿破仑炮制的莱茵同盟也解体。1814年1月反法联军进入法国本土,之后爆发五天作战、拉昂战役、兰斯战役等一系列战斗,3月30日联军兵临巴黎城下,次日巴黎献城投降。4月11日拿破仑被废黜,流放厄尔巴岛。联军拥立路易十八为法国国王,5月30日签订巴黎和约。

再说说皇帝的葬身之地,拿破仑埋在巴黎的荣军院教堂,实际上荣军院就是残废军人养老院。后来被拿破仑发扬光大,在普罗旺斯、安茹、马恩、圣西尔、凡尔赛等地也修建荣军院,甚至在比利时、意大利和德意志莱茵兰地区也为法国军人建养老院,但是法国的退伍残废军人更宁愿住进巴黎荣军院,因为那里领养老金更容易,条件也更好。拿破仑称帝之后,为了偶尔访问荣军院的需要,在那里给他修了个御座大厅,花了10万法郎,但是给老兵们修建厕所只拿到了3万法郎的拨款。所以说,拿破仑本人称帝以后已经开始背离老兵了。

当然,拿破仑在军事上值得称赞的地方挺多,但也有不少槽点。他绝对流芳百世而不会有争议的是作为伟大的立法者。美国国会大厦众议院一翼里有23位伟大立法者的浮雕,包括摩西、汉谟拉比、查士丁尼大帝,以及拿破仑。

拿破仑曾经说过,合理的军队伙食应当是“煮牛肉、烤肘子和一些蔬菜,没有甜点”。实际操作中,法军就地取食(抢掠当地民众)的概率是非常高的。法军在波兰的时候,波兰人最常讲的一句话是“Kleba, nie ma”(面包,没有)。有一回拿破仑视察部队,队伍里一个士兵饿坏了,对他说:“Papa, kleba”(老爹,给点面包),拿破仑也拿波兰语回答说:“Nie ma“,全场哄堂大笑。拿破仑本人并不十分讲究伙食,但也不会饿着。1812年法军在俄国冰天雪地里挨饿时,拿破仑每天吃的是白面包、牛肉、羊肉米饭配豌豆或扁豆。

当时英军配给是每人每天1磅面粉、1磅牛肉或9又1/7盎司猪肉、1又3/7盎司猪油或6/7盎司黄油、3/7品脱豌豆和1/7盎司大米。拿破仑战争时期英军住院伤兵的伙食标准是早餐一品脱牛奶粥或米粥,午餐有肉、面包、土豆,晚餐是肉汤。看着也不错。当然能吃到嘴里的有多少就不知道了。另外发烧发热的伤员是不给肉类食品的。英军配发的饮料是每天5品脱啤酒或1品脱葡萄酒,或半品脱烈酒。

至于别的军队的伙食,俄军的伙食是每天990克黑麦面粉,102克小麦面粉,烤成三条黑面包。肉类和酒类需要士兵自己掏钱去向随军小贩购买(或者去抢)。如果有重要战斗,在战前军方会给士兵每人多加200克肉和154毫升酒。瑞典军队的伙食是(三日份):1275克面包,0.17升豌豆,0.085升大麦粒,71克猪肉,132克牛肉,71克鳕鱼,21克盐,27克黄油。英军当时主要靠加拿大提供咸牛肉,结果1812年美国入侵了加拿大……于是好多英军部队也“就地取食”,杀德意志人和佛兰德人的活牛吃。看当时的军官回忆,苏格兰士兵喜欢煮牛肉炖牛肉,除了吃肉之外还可以喝汤;英格兰士兵喜欢烤牛肉,但是没有牛肉汤可喝。

在当时军事技术条件下,排队枪毙是相当合理的战法,火力集中,命中率高,还可避免胆小的士兵在射程外提前开枪然后掉头就跑。线列步兵排成队列走入射程时,在从众心理下,恐惧会小些。当然后来英法奥等国也有散兵自由射击,但射击完几轮之后仍然要靠线列步兵排队枪毙。

拿破仑战争之前,德意志一直是法国蹂躏的对象。三十年战争时期法军在德意志诸邦烧杀抢掠,搞焦土政策。当时也没有“德意志民族”一说。德国乃至全欧洲的老百姓,最先效忠的是教会,“我是个基督徒”,然后是效忠本地区,“我是个佛兰德人”,“我是个士瓦本人”,“我是个科西嘉人”,“我是个普罗旺斯”。最后才是效忠本国,或者说效忠本国君主。在拿破仑战争之前,有学识的德意志人大多是世界主义者,甚至学者哲人的著述也多用法文或拉丁文。

莱比锡会战在德语(以及俄语等几种语言)中被称为“民族会战”,一是指参加这次战役的国家很多,一是指这是德意志民族诸邦国自从十字军时代以来的第一次统一会战。这也象征着德意志民族主义的觉醒和兴起。拿破仑战争之初,德意志诸邦仍然昧于“唇亡齿寒”之义,奥地利五败于法,首都两陷,而普鲁士却隔岸观火。接着老拿开始对普鲁士开刀,1806年法军攻普,几个月之后,只剩下全国面积百分之一的涅曼河右岸下游一小条领土。1807年拿破仑与亚历山大一世在提尔西特会面时,拿破仑曾想完全吞并普鲁士,幸赖亚历山大之保护,才给普鲁士留下一线国祚。但是普鲁士需要向法国割让大量土地,缴纳巨额赔款,境内各要塞被法军占据,常备军不得超过四万二千人。这种屈辱性和约一嘴巴子打醒了普鲁士人。实际上后来普法战争之后威廉一世让法国割地赔款,包括二战时希特勒让法国割地、缴纳巨额占领费,不过是把当年拿破仑在德意志地区搞的那套用在法国人自己身上罢了。

包括纳粹德国在欧洲各地搜掠艺术品运往德国,也是希特勒的命令(计划年老退休之后隐居多瑙河畔的林茨城,在那里建一座世界顶级的博物馆,许多展品是为了这个目的由他下令掠夺的)。希特勒这么做的祖师爷也是拿破仑。像威尼斯圣马可大教堂的青铜驷马车就被运到了巴黎。柏林勃兰登堡门上的驷马车也被拆走,放在了巴黎的骑兵凯旋门上面。

拿破仑战争虽然唤醒了德意志民族主义,但是后来的维也纳和会坚持正统主义原则,RB莱比锡德意志地区(也包括意大利)仍然被分割为多个国家,与德意志人和意大利人希望建立统一民族国家、以谋求民族生存与发展的愿望背道而驰。所以后来这两国的民族统一运动自民间而起,并且与当时风靡欧洲的自由民权运动合流,成为自由统一运动。讲回到德意志,后来威廉一世和俾斯麦驱逐奥地利,统一德国之后,虽然厉行专制,阻碍自由民权的发展,但德国人始终没有革命造反之举,以至于喧哗一时的德意志民权运动最终竟然湮没无闻,主要原因就是德意志人的“民族意识”超过其民权之要求。

莱比锡会战之后半年,拿破仑在内外交攻下被迫退位,当时反法同盟还是同意他保留“皇帝”头衔的,并且把厄尔巴岛割让给了他,让他在岛上享有完全的主权。同时,还发给他200万法郎的年金,并允许保留四百人的卫队。对一位废帝,这个待遇相当不错了。1法郎含金0.29克(20法郎的金币叫“拿破仑”),每年200万法郎的年金,等于0.6吨黄金。要是对于一般人来说,有这个待遇估计就老老实实安享天年了。但是这种人也达不到拿破仑的历史高度。对于拿破仑这种志向远大,恨不能改造全地球的人来说,这种待遇绝对是个侮辱。所以后来很快上演了百日王朝复辟、滑铁卢战役那一出。

拿破仑战争还有个后遗症,就是俄军开入巴黎之后,接触到高度发达的西欧文明,直接导致了1825年的十二月党人起义。所以二战后斯大林就很注意这一点,对于去过德国、匈牙利等国的苏军官兵都要进行政治审查,特别注意搜集“反苏言论”。像索尔仁尼琴就是因为在信件里管斯大林叫“大胡子”被判了八年徒刑。

我们可以看看,拿破仑在欧洲各地唤醒民族主义的成果:1820年意大利起义,1830年意大利起义,1848年意大利起义,1859-1871年意大利统一战争;1821年希腊起义;1831年波兰起义,1846年波兰起义,1863年波兰起义……

莱比锡的民族会战纪念碑,伦敦特拉法加广场的纳尔逊圆柱,博罗季诺的雄鹰纪念碑,都是拿破仑战争之后树立的民族纪念物。“战胜拿破仑”就像后来的“战胜纳粹”、“战胜日本帝国主义”一样,成为国家凝聚力和民族认同感的核心。比希特勒还是进步很多的,特别是解放了犹太人这一点。拿破仑搞的伊利里亚省,也是后来的南斯拉夫的祖宗。个人认为他是跟亚历山大大帝一类的霸主,希特勒是站在时代大潮浪尖上弄潮的失意小瘪三。拿破仑三世那时候法国人普遍还是爱君主制的……但是波旁和奥尔良这俩实在是臭了大街。

拿破仑时代,还有一个事情值得一说,在拿破仑之前,战争属于君王的合法权力,欧洲的战败君主,只要不是战死在战场上的,最多割地赔款。维也纳和会还有个创举,就是惩罚流放战败国的君主。一战后对威廉二世也是这么做的。当时还想审判他,但荷兰不配合。到二战后更进一步,如果希特勒不自杀,妥妥的上绞架。 1815-1914,这九十九年基本上没什么大变化。像墨西哥的马克西米连,也不过是在行刑队面前枪毙而已。美国内战后,南方总统戴维斯等人也没受审,只是处决了几名虐待北军俘虏的南方战犯。一战后才是天翻地覆。

莱比锡战役中还有一个人很有意思,瑞典王储巴蒂斯特·贝纳多特,他曾是拿破仑的干将,最后却走向了他的对立面。瑞典这个大国,在拿破仑战争之后,似乎就再难回北欧大国的巅峰了。瑞典最大的短板还是人口少。包括北美殖民活动都撑不起来,特拉华河的“新瑞典”白白丢给了荷兰。结果到十九世纪中叶农业革命和医学革命,瑞典本国人口爆炸之后,移民跑到北美只能说英语了。所以说,千乘之国就要守千乘之国的本分,不要老挑逗万乘大国。

至于波兰,其实维也纳会议之后的那个波兰“会议王国”自由度相当高,有自己的宪法、国会和军队,并且全盘继承了《拿破仑法典》。1815-1825年期间波兰在俄国卵翼下的待遇非常好,俄国被认为是三个瓜分国中对波兰最宽容的一个。沙皇亚历山大一世本人是个浪漫自由主义者和共济会会员,曾经私下谴责过他奶奶叶卡捷琳娜对波兰的瓜分,亚历山大三世的波兰密友亚当·查尔托雷斯基后来还担任俄国外交大臣。但是1825年亚历山大一世去世以后,在尼古拉一世统治下,波兰的自由度有所倒退,最终导致1830年起义,以及“会议王国”的自治权力被完全剥夺。其实呢,波兰对拿破仑的崇拜一直延续到20世纪。波兰国歌歌词里有一句“Dał nam przykład Bonaparte, Jak zwyciężać mamy”,“波拿巴(拿破仑)告诉我们如何去赢取胜利”。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ojiansports.com/,RB莱比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