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格拉纳达的人马

我说的格拉纳达不是西班牙那个,而是在尼加拉瓜,一个中美洲少见的小巧雅洁的城市。

到的第二天,我在小城的“第一街”上逛,有人拍我后背,我扭头一看,是两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当地小男孩,大概八九岁的样子,脸上脏兮兮的,乱七八糟的头发像上过发胶。穿得虽破,但是人显得神气活现,西班牙裔和当地人种的混血所特有的线条分明的五官,大大的眼睛十分有神,而态度上更显出一种大方与沉着。为首的那个跟我打招呼:“日安!”

“我是卡洛斯。”他先自我介绍,然后介绍他的同伴,“他是桑丘。你叫什么名字?”

我报了我的英文名字,他鹦鹉学舌一般重复了几遍,获得我的首肯后,他伸出手要跟我握手。我伸出右手,他啪的一下轻轻打开我的手,示意右手不合规矩,我虽然不明就里,还是入乡随俗地换了左手,分别和卡洛斯和桑丘握了握。一边握手,一边忍不住笑:都说拉美人善于社交,今儿算是领教了。而且,不会这么巧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唐·吉诃德的跟班也叫桑丘。

我也在江湖上混了些日子,立刻判断出他们的身份和用意,所以一边跟他们打哈哈,一边一步不停继续往湖边走。小桑丘虽然比吉诃德先生的跟班帅多了,但很沉默,卡洛斯倒是真像个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贵族,旁若无人、滔滔不绝地跟我说话,他的话大部分听不懂,我也就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

大约受舆论的影响,我对丐帮的工作向来不甚配合,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ojiansports.com/,奥萨苏纳因为我觉得他们这一行中很多从业者比我过得好。

他们跟我走了一段路,终于提出要求,但一开始我没听懂。卡洛斯知道这个问题必须让我明白,他就撩起了他的T恤衫,露出扁扁的肚子:他们饿!

我喜欢他们。但玩笑归玩笑,我不打算放弃我的原则:这么小就过不劳而获的生活,不利于年轻人的成长。

又走了一段,他们看我态度坚决,不打算照顾他们,一点也没有不愉快的表示,再次跟我彬彬有礼地握手,说再见,我也照旧还礼,然后扬长而去。

我在前面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买东西的时候,嘴角上大概还挂着笑容,我真的挺喜欢这两个小家伙。我想,如果有机会拥有一个少年篮球队俱乐部,我会很愿意招卡洛斯进来试一试,他那个机灵、沉着劲儿,似乎暗示着一个控球后卫应有的某些重要天赋。

正逛着呢,一个英文地道的年轻店员过来跟我说:“先生,那边有两位年轻人自称是您的朋友。”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两个小小的身影:卡洛斯和桑丘。他们好像不知道有人在告他们的状,正在聚精会神地端详货架上的陈列品。

显然,店员试图撵他们走,而他们据理力争。店员过来求证,脸上带着愉快的笑容,看得出他也愿意和两位小朋友小赌一把。

这家店是那种有点儿门槛、卖的净是好看的废物的店,大约只有外国游客会光顾,两个衣衫褴褛的小孩在里面游荡,对营业不会有什么帮助。

以前我碰到过死缠烂打型的乞丐,也见过“你欠我”型的,还有“仙人跳”型的,但他们的纠缠都只能让我更坚定地坚持自己的原则。

但是这两位,真是不同凡响,跟了我这么远,也不来腻味我,就这么悄悄地跟着,这么小的年纪,有这份耐心和分寸,对我有这么大的信心。

再说,我们正式互相介绍过,握过手,也的确算得上朋友了。我决定把他们置于我的庇荫之下,于是向店员确认了他们的地位。

店员略显诧异,但还是尊重我的选择,依然带着浅笑走开。我没理卡洛斯他们,先继续我的购物程序,只是一边逛一边偶尔瞄他们一眼。他们怡然自得地在店里到处巡视,专心致志地拿起明信片来认真研究。真奇怪,我的感觉也很好:当你发现你能罩住你的弟兄时,是很满足的。

买好东西,从店里走出去的时候,我冲他们扬了扬下巴,他们迅速心领神会地跟了出来。

我啥话也没说,领着他们到隔壁的食品店,示意他们可以随便挑选他们想吃的东西。他们依然十分节制:俩人把头低下、凑到一块儿低声商量了两句,然后一人拿了一包炸奶酪片和一包饼干。我把每样东西都加了倍,又给我们三人每人买了热狗和可乐,付了钱出来。看看附近也没什么方便坐的地方,路上也没什么人走动,我就干脆在马路牙子上坐下,把东西都摊在地上,自己先吃起来。他们也跟着坐下,一边咧开嘴笑,一边吃喝起来。

他们摆出一脸苦相,说没意思。怕我听不懂,还比划了打瞌睡的样子。我没有说教,像我这样生在红旗下、长在蜜罐里的人,哪有资格为这么小年纪就在街上打拼的人指点迷津?

我尽我所能地说了些我能说得出的问题,似懂非懂地听着他们的回答,甚至还问了他们对桑地诺的看法。

“桑地诺?”他们大概没想到一个中国人也知道他们的桑地诺,等确信我们谈的是同一个人以后,表情兴奋,胳膊竖起、频频挥拳,表示衷心拥戴、赴汤蹈火的决心。

他们又让我多了一份敬意。桑地诺在世的时候,如果他们成年,必定又是两个革命者啊。

“没有太太?”他们瞪圆眼睛、提高了声音,张开的嘴边糊着西红柿酱。看得出,他们慷慨豪爽的头领,家里既没有贤惠的女人打理,又没有少庄主的欢笑声,这样明显不合理的事实,他们不能接受。

当我郑重地重申压寨夫人暂付阙如以后,他们同时兴奋地跳起来,扯着我的胳膊:

其时,街上行人寥落,夕阳斜照,金辉遍地,光景怡人,尼加拉瓜湖上的小风一阵阵吹来,我坐在地上,通体舒泰,飘飘然起来,觉得自己像广蓄天下贤能的孟尝君,而两位弟兄则是身怀绝技的冯谖之辈,只不过更率真体贴,让人如沐春风。

我说的格拉纳达不是西班牙那个,而是在尼加拉瓜,一个中美洲少见的小巧雅洁的城市。

到的第二天,我在小城的“第一街”上逛,有人拍我后背,我扭头一看,是两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当地小男孩,大概八九岁的样子,脸上脏兮兮的,乱七八糟的头发像上过发胶。穿得虽破,但是人显得神气活现,西班牙裔和当地人种的混血所特有的线条分明的五官,大大的眼睛十分有神,而态度上更显出一种大方与沉着。为首的那个跟我打招呼:“日安!”

“我是卡洛斯。”他先自我介绍,然后介绍他的同伴,“他是桑丘。你叫什么名字?”

我报了我的英文名字,他鹦鹉学舌一般重复了几遍,获得我的首肯后,他伸出手要跟我握手。我伸出右手,他啪的一下轻轻打开我的手,示意右手不合规矩,我虽然不明就里,还是入乡随俗地换了左手,分别和卡洛斯和桑丘握了握。一边握手,一边忍不住笑:都说拉美人善于社交,今儿算是领教了。而且,不会这么巧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唐·吉诃德的跟班也叫桑丘。

我也在江湖上混了些日子,立刻判断出他们的身份和用意,所以一边跟他们打哈哈,一边一步不停继续往湖边走。小桑丘虽然比吉诃德先生的跟班帅多了,但很沉默,卡洛斯倒是真像个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贵族,旁若无人、滔滔不绝地跟我说话,他的话大部分听不懂,我也就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

大约受舆论的影响,我对丐帮的工作向来不甚配合,因为我觉得他们这一行中很多从业者比我过得好。

他们跟我走了一段路,终于提出要求,但一开始我没听懂。卡洛斯知道这个问题必须让我明白,他就撩起了他的T恤衫,露出扁扁的肚子:他们饿!

我喜欢他们。但玩笑归玩笑,我不打算放弃我的原则:这么小就过不劳而获的生活,不利于年轻人的成长。

又走了一段,他们看我态度坚决,不打算照顾他们,一点也没有不愉快的表示,再次跟我彬彬有礼地握手,说再见,我也照旧还礼,然后扬长而去。

我在前面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买东西的时候,嘴角上大概还挂着笑容,我真的挺喜欢这两个小家伙。我想,如果有机会拥有一个少年篮球队俱乐部,我会很愿意招卡洛斯进来试一试,他那个机灵、沉着劲儿,似乎暗示着一个控球后卫应有的某些重要天赋。

正逛着呢,一个英文地道的年轻店员过来跟我说:“先生,那边有两位年轻人自称是您的朋友。”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两个小小的身影:卡洛斯和桑丘。他们好像不知道有人在告他们的状,正在聚精会神地端详货架上的陈列品。

显然,店员试图撵他们走,而他们据理力争。店员过来求证,脸上带着愉快的笑容,看得出他也愿意和两位小朋友小赌一把。

这家店是那种有点儿门槛、卖的净是好看的废物的店,大约只有外国游客会光顾,两个衣衫褴褛的小孩在里面游荡,对营业不会有什么帮助。

以前我碰到过死缠烂打型的乞丐,也见过“你欠我”型的,还有“仙人跳”型的,但他们的纠缠都只能让我更坚定地坚持自己的原则。

但是这两位,真是不同凡响,跟了我这么远,也不来腻味我,就这么悄悄地跟着,这么小的年纪,有这份耐心和分寸,对我有这么大的信心。

再说,我们正式互相介绍过,握过手,也的确算得上朋友了。我决定把他们置于我的庇荫之下,于是向店员确认了他们的地位。

店员略显诧异,但还是尊重我的选择,依然带着浅笑走开。我没理卡洛斯他们,先继续我的购物程序,只是一边逛一边偶尔瞄他们一眼。他们怡然自得地在店里到处巡视,专心致志地拿起明信片来认真研究。真奇怪,我的感觉也很好:当你发现你能罩住你的弟兄时,是很满足的。

买好东西,从店里走出去的时候,我冲他们扬了扬下巴,他们迅速心领神会地跟了出来。

我啥话也没说,领着他们到隔壁的食品店,示意他们可以随便挑选他们想吃的东西。他们依然十分节制:俩人把头低下、凑到一块儿低声商量了两句,然后一人拿了一包炸奶酪片和一包饼干。我把每样东西都加了倍,又给我们三人每人买了热狗和可乐,付了钱出来。看看附近也没什么方便坐的地方,路上也没什么人走动,我就干脆在马路牙子上坐下,把东西都摊在地上,自己先吃起来。他们也跟着坐下,一边咧开嘴笑,一边吃喝起来。

他们摆出一脸苦相,说没意思。奥萨苏纳怕我听不懂,还比划了打瞌睡的样子。我没有说教,像我这样生在红旗下、长在蜜罐里的人,哪有资格为这么小年纪就在街上打拼的人指点迷津?

我尽我所能地说了些我能说得出的问题,似懂非懂地听着他们的回答,甚至还问了他们对桑地诺的看法。

“桑地诺?”他们大概没想到一个中国人也知道他们的桑地诺,等确信我们谈的是同一个人以后,表情兴奋,胳膊竖起、频频挥拳,表示衷心拥戴、赴汤蹈火的决心。

他们又让我多了一份敬意。桑地诺在世的时候,如果他们成年,必定又是两个革命者啊。

“没有太太?”他们瞪圆眼睛、提高了声音,张开的嘴边糊着西红柿酱。看得出,他们慷慨豪爽的头领,家里既没有贤惠的女人打理,又没有少庄主的欢笑声,这样明显不合理的事实,他们不能接受。

当我郑重地重申压寨夫人暂付阙如以后,他们同时兴奋地跳起来,扯着我的胳膊:

其时,街上行人寥落,夕阳斜照,金辉遍地,光景怡人,尼加拉瓜湖上的小风一阵阵吹来,我坐在地上,通体舒泰,飘飘然起来,觉得自己像广蓄天下贤能的孟尝君,而两位弟兄则是身怀绝技的冯谖之辈,只不过更率真体贴,让人如沐春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